憂傷痛悔的祝福

─韓國平壤大復興的故事 ()    

   宣教士及歷史學者為許多復興留下了一些珍貴的紀錄,我們可以讀到一頁頁感人的故事,但上帝復興的主權,祂復興的法則是什麼呢?啟動平壤百年復興的關鍵又是什麼?那是一個十分艱難的功課……

    湯瑪士宣教士在18668月殉道的情境最近常在我的腦海中出現,就是當他抱著許多中文聖經,狼狽地涉水下船,來到一個軍官面前,舉手要將聖經塞給他的那一剎那,他們將他殺了……「偉大宣教之愛對照無知的仇恨」令人心酸且痛心。

楔子─生命的子粒

   那天在心碎的大同江邊, 11歲的黃明大(譯名)和他的叔叔看到了湯瑪士殉道的經過,湯瑪士臨終前高喊:「耶穌!耶穌!」他們當時不瞭解那是什麼意思,回家前隨手撿起了三本湯瑪士丟出來的聖經。

      崔致良(譯名)也撿起了聖經,但他知道這是一本禁書,就將聖經交給了擔任平壤監廳警備的樸永植(譯名)。樸永植沒有當場燒毀它,反而將聖經帶回了家,將聖經內頁一張張撕下,塗上了漿糊貼在牆上當壁紙,感謝神,「壁紙聖經」最後讓樸永植信了主,而交聖經給他又經常到他家串門子的崔致良也歸信了基督。

   那位撿聖經的少年後來成為大同江邊「眺望裏教會」的會友,而崔致良成為平壤「外野村教會」的長老。那間貼壁紙聖經的房子,後來成為平壤第一間教會,就是1907年平壤大復興發源地──「章臺硯教會」的前身。

1893年宣教士馬布三悅在平壤一帶巡迴建立教會,他發現許多湧進教會的人中,有不少人是因為當年拿到湯瑪士所丟擲的聖經而信主的。奇哉!全能的上帝,湯瑪士生命的種子開花又結果了……

  1876年,也就是距離湯姆士殉道的十年後,兩位蘇格蘭宣教士在中國滿州為第一位朝鮮基督徒受洗,並開始進行翻譯朝鮮文聖經的工作,終於在1882年出版了朝鮮文的新約聖經。而在平壤大復興前的二十年裡,多達四十多種流通朝鮮的漢字基督教小冊子,也為大復興修平了道路,這些小冊子十分適合儒家文化的朝鮮及中國。朝鮮一直到1882年開始與外國建交後,才不再逼害傳教者。

饒恕─復興前的功課

   1875年日本開始有計劃地侵略朝鮮,發動雲揚號砲擊江華島,1876年簽訂了《江華條約》;十九世紀末期的朝鮮,政權腐敗,地方官吏貪斂苛求,外商勢力入侵,農民負擔加重,1894年發生大批的東學農民運動,這是一股強烈社會改革的期望,也是反對外國勢力入侵,尤其日本介入的巨大反抗。朝鮮無力平息民亂,遂引進清、日勢力協助,但當東學軍隊全面撤退後,清、日軍卻無意退出,更可笑的是,兩軍啟戰端戰場卻在朝鮮,而清日戰後,日本非但未從朝鮮撤軍,反而兵力進駐韓皇宮「景福宮」監視朝鮮國王,公然干預內政。

   進入二十世紀,1904(大復興前三年),日本與俄國在朝鮮半島形成新的權力角逐,不久發生的日俄戰爭,又是在朝鮮打;大批日軍從滿州移師朝鮮境內,進駐各城鎮,一些無法無天的日本人,竟然四處欺凌無辜的朝鮮人,宣教士記述這段歷史「朝鮮盡是傷透心的百姓,儘管舊日政府腐敗,但如今政府多半受外人控制,他們悲傷,為國潸然淚下,叫人心酸」。

   國家百姓受凌辱,一股強烈的民族意識─「寧死不為奴」的反抗意志於是洶湧四起。根據正史記載,基督教對知識份子的政治教育運動影響極大,因為教會在傳教之餘,也鼓吹自由民主思想,當時最活躍的「獨立協會」組織,大力鼓吹國家自主獨立及民主思想,也批判政府施政,防杜貪官專橫,這個組織的核心人物全是基督徒。比起民初的中國將基督教當作帝國主義的打手;當朝鮮的愛國主義興起,朝鮮的教會倒成了國家的希望。   

   但這時難題來了,當朝鮮人義憤填膺時,教會要站起來宣揚愛與寬恕,甚至饒恕你的敵人,是需要何等的智慧與勇氣,因此有被批為叛國賊,也有生命受威脅的。另外,從美返國一群自稱為基督徒的年輕人,轉述一些美國道德墮落、不敬虔的反見證,也讓人們對西國宣教士的領導產生不信任,因此當外在情勢狂風巨浪,當人民極度仇恨日本人,當人們對領導同工愈見冷淡,他們不再喜歡聽愛與饒恕的信息,這也正中撒但的詭計……

痛悔─1907冬季查經禱告

   1906年的冬天,在平壤的宣教士們意識到危機越來越嚴重,他們要怎麼辦呢?宣教士們什麼都不能做,只能每週聚集查經禱告,尋求上帝的面。

   在這之前,根據監理會神學大學李德柱教授(音譯)參考史料所述,最早在1903年的禱告會中,聖靈讓當時的講員─宣教士哈迪博士(Robert Hardie)對與會的宣教士們公開流淚懺悔:「其實我的心沒有真正愛朝鮮人,每時每刻我都認為我比朝鮮人更優越,我倚靠醫學院畢業的學歷過於倚靠聖靈,見到朝鮮人的時候我就覺得他們很不乾淨,認為他們的飲食和文化都是未開化的,我的心裡充滿著這樣的驕傲。」他將驕傲、心靈剛硬、信心不足等罪在眾人面前悔改,韓國人心中一向認為西國宣教士崇高無比,但哈迪竟然如此謙卑地悔改,這帶給韓國信徒極大的衝擊,也成為平壤大復興的起始點。

  1907112(週六)開始,宣教士威廉‧布雷爾(W. N. Blair)在平壤的長老會和監理會的查經會中分享信息。他以哥林多前書十二章27節「你們就是基督的身子,並且各自作肢體」,跟會眾分享主內肢體的信息─教會中若起爭執,好比身體受傷一樣。「一個肢體受苦,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」一個弟兄心存仇恨,不但傷害全教會,也給教會的頭(基督)帶來痛苦。會後有些人

痛苦承認他對人缺乏愛,尤其是日本人。但是第二天晚上的聚會卻異常冷淡,死氣沉沉,好像撒但壓倒了整個會眾,阻擋了禱告的上達,吉鮮宙長老甚至對會眾說:「你們都死了嗎?」他和宣教士們都認為這個查經會不能就這樣結束,所以在14(週一)中午,宣教士們再次聚集在神面前懇切的禱告,他們緊緊纏著神直到祂願意賜下祝福,果然當天晚上的聚會大得釋放。

   那天布魯斯‧亨特(William B. Hunt)傳講信息之後,李吉函牧師(音譯)來到講臺上請會眾同聲開口禱告,會眾同心禱告、靈裡和諧,全場的禱告聲如泉水滑落,並直達上帝的寶座。如使徒行傳記著五旬節聖靈降臨一樣:「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,好像一陣大風吹過,充滿了他們所坐的房子。」那個夜晚,聖靈進入會場,禱告中傳來陣陣哭泣聲,不多時,全會眾都哭了起來。

   吉鮮宙長老在會眾面前悔改說:「我是個很壞的人,因為我,神不能賜福給我們。一年前我的朋友臨終時對我說:『吉長老,我要離開世界了,請你照顧我的妻小。』我就回答他:『我會的,你不要擔心。』但是,當我管理他的財產時,我偷了大約一百美金,是我妨害神的工作。明天早上,我就會把這筆錢還給他的家人。」當吉長老當場告白認罪之後,全會眾全然得著釋放。那晚每個人都在聖靈光照下公開認罪,他們情緒激動、身心痛楚,放下驕傲,地上沒有任何權勢可以攔阻聖靈的工作。

   聚會結束後,超過六百人留下來繼續禱告,直到清晨兩點,平壤大復興於是啟動,接下來平壤多間教會舉行特別聚會,為期長達一個月,甚至學校都需要停課,因為孩子們常會為了自己做錯事而聚集痛哭。在崇德學校的禱告會當中,有三百多個學生公開悔改,這火焰也持續蔓延到監理會的學校和學生當中。曾有兩位九歲大的男孩,參加聚會後哭著說要每天為未信主的父母禱告,兩年後,他們的家人全數歸主。大復興的激流波及到全平壤市區的大街小巷,認罪不單只有哭泣,也帶出了悔改的行動,人們紛紛歸還虧欠人的物品或金錢,彼此承認傷害對方的罪。從1903年元山開始的復興運動到1907年平壤的查經禱告會,當信徒將那股聖靈烈火帶到各自的家中,也帶到各教會,然後北朝鮮,然後整個朝鮮半島。無論是教會、神學院和一般學校都被復興巨流充滿,教會有強烈的禱告負擔,也有將福音早日傳遍朝鮮、日本、中國的負擔,因此新成立的朝鮮教會召開的第一次會議,焦點就是宣教的差傳。

   1910年,在英國愛丁堡舉辦的國際宣教會議(World Missionary Conference)當中,美國費城Philadelphia Press的特派員William T. Ellis激昂地敘述大復興對朝鮮的影響:「現在,基督教在改變朝鮮的樣貌(character)。」

   憂傷痛悔的心,是從靈魂深處湧流出來的讚美聲。當信徒從仇恨中被釋放,復興即臨到,這股復興大能也讓朝鮮教會度過爾後日本殖民36年的迫害期(1910年日本正式併吞朝鮮),那又是另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。平壤的復興歷史是否對台灣教會祈求復興帶來若干啟示呢?

 

創作者介紹

台南單身小組--

idealfa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